耳毒性药物就是致聋的最大元凶吗

  •  
  • 浏览次数: 859
  •  
  • 发表时间:2019-03-20
  • 来源:网络
  • 字体大小:[ ]

  一直以来提到耳聋原因,我们的家长和听障朋友多数都说是小时候打针打的,近些年媒体也一直跟风炒做说因为耳毒性药物的泛滥,导致听障儿童的激增。对于一些药物对听毛细胞、听神经存在的杀伤性我们不能否认,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耳毒性药物就是最大的元凶吗?对此几年来我一直保持高度的怀疑 ,因为工作的原因,这些年接触很多听障朋友和二代的听障家庭,积累了一些案例,促使我动笔聊一聊这个话题。     
  首先,我们现在知道导致耳聋的病因有上百种,但对于上一代的听障朋友及家长来讲,那时候听力医学并不发达,听力检查方法也不完善,人们对于听力的认识还非常肤浅,除先天性耳聋外,人们就直观地将所有语后听力损失归结为使用了耳毒性药物的结果。因此在早期的调查数据中耳毒性药物致聋占了很大比例。

  但是,在这里我们要记住一个时代特征,即那时人们对听力损伤认识不请;而在那个年代我们的药品种类还相当匮乏,国际上对于非耳毒性药物的研究也是刚刚起步,这些药物当时是被普遍使用的,没有可替代药物,因此很多后天致聋患者以及医生想当然的将两者关联起来。但我们还应该肯定这些药物在那个时代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挽救了无数生命。即使是现在,这些药物依然有着存在的必要性。

  二,听力学的发展以及相关知识的普及,让我们认识到了更多的耳聋病因,听力检查方法的完善让我们能够查找到病因。如ct的普遍应用,让我们能够轻易的判断耳蜗结构,认识了耳蜗畸形对于听觉的影响;大前庭导水管扩大综合症的发现以及研究,解释了无数患者突聋的原因;又如核磁的应用,展开了周围血管对耳蜗听毛细胞作用的研究,同样也解释了无数突聋的原因。

  曾有上代家长信誓旦旦的告诉我儿子致聋是打针打的,可孙子是大前庭导水管扩大综合症患者;也有听障妹妹一直认为是打针打的,可新的检查结果是美尼埃尔症;也有身边朋友突聋检查,结果是高血脂形成血管拴塞,导致脑供血供氧不足影响了听毛细胞的存活。随着听力检查方法的发展与更新,已经让非常多的听障朋友认识到了自己的病因。

  三,致聋基因检测能力的发展,使病因判断更直观、更容易。让我们知道哪些人对耳毒性药物是免疫的,哪些人属于易感人群,进而能够避免更多的人被耳毒性药物伤害,也能够让更多人放心使用这些廉价的小药,而不被昂贵的药物逼死。

  那么在目前所能检测的四条致聋基因中,耳毒性基因携带者是不是最多的?恐怕不是,具体的数据目前几家基因检测机构还没公布,可能也无法公布出来,但就我这些年接触的病例来看,GJB2 突变(针对双侧神经感音性耳聋其中药物性耳聋遗传基因的检查)和SLC26A4 (针对前庭大水管综合症)是比较多见的.
  当前药物性致聋案例不能说没有,但应说属于近几年极其少见的(有几例尚在打官司中)。原因一是耳毒性药物临床使用规范的普及,国家对此类药物的控制使用降低了发生率;二是大量高价的非耳毒性药物使用,使很多城市已经很难见到此类廉价小药。这也是拜药商对医疗市场的腐蚀与控制所赐,很多医院、医生不使用这些没利润的小药。三是极其贫困地区的案例,因为经济能力、信息渠道等原因,发病后没有及时就医,没有寻求康复,导致这些案例被淹没了下去。

  聊了这么多,是希望大家对于各自的听力损失原因能够有正确的认识;能够对耳毒性药物有一个理性客观的认识,在能控可防范的基础上不要对这些药物盲目恐惧,要能够合理正确的使用。毕竟在我们国家现阶段,经济发展还不均衡,医疗保障也不完善,很大一批地区的城市居民还承担不了高昂的医疗费用。这些小药依然是他们治病救命的基本保障。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用药史,用当前标准看,可谓是触目惊心。太小的时候生病经历都不记得了,开始有印象的是76年,唐山地震的那年我四岁,秦皇岛也受到了一些波及,大家都住进了简易的地震棚里。我家的地震棚就搭建在排水道上,卫生条件不是很好,后来因为腹泻脱水高烧,在政府用来做伤员救助以及防疫的体育场打了几天庆大霉素。印象里就是那时候知道打庆大治病的。

  就这样与庆大霉素有了不解之缘,小时候我的体质比较弱,经常感冒、肺炎、上呼吸道感染。那时候父母上班没时间管我们,就从单位医务室开出药来放在我家附近的小医院里(清真街小医院),才五六岁的我每天自己去打针。所用的药就是庆大、青霉素、链霉素等。这情况一直到我上了三年级。

  三年级的时候搬了新家住了楼房,而我的体质却奇迹的好了起来,不再总往那个小医院跑了。但接下来就是眼睛出了问题,沙眼、红眼病是经常的事情,因此我又学会了自己使用氯霉素眼药;经常受点小伤又学会使用四环素软膏。

  对于四环素软膏的使用我颇有心得,进入青春期经常会长点痘痘,孩子小手也欠,没事总是想挤一挤,挤破后把血搽干净再抹上点四环素软膏,皮肤很快就复原了。因此到现在脸上也没留下一个坑儿。

  90年上了班后,因为是商业企业男孩少,替经理出面喝酒请客成了我的主要工作;又是海边的人,喝酒吃海鲜就成了爱好,因此拉稀跑肚也就成了每日必修课。当时单位医务室的大夫给了我一个妙招,拉肚子时喝两支庆大就止住了。这妙招我一用就是四五年,直到有一天看新闻说喝庆大伤肾,还没女朋友的我可不想就此牺牲未来的幸福,当下就改为吃氟哌酸了。(后来知道这玩意也伤肾伤肝伤听力)

  再后来到96年骨折时有了先峰,医生根本就不给开庆大或青霉素。骨折后生活习惯还是没改变,拄着双拐还要跟哥们喝上二斤。 就这样年青的身体不怕糟蹋,直到99年一次重感冒时,带病坚持喝酒把自己喝躺下了,去了医院就没让出来,胸腔积液直接住院了,一次就抽出3000cc的黄色体液。对于这个病的治疗原则是防治肺结核,结果出院时给我开的药是打一年链霉素。可怜我的屁股哦。这链霉素的特点是打上很疼,并且不容易被吸收,打的我屁股上全是针眼和小硬块,打得护士姐姐实在找不到下手的地方后才停了药。

  说到这里自己也恐惧起来,那次胸腔积液给了自己一个极大的教训,因此戒了烟酒,这一戒就是四年,直到女儿发现听力问题,极其苦闷下把烟又拾了起来(酒是戒两年,因为生意场上避不开逐渐开戒的)。

  自从结束生意专心带女儿后,生活有了规律,灾病离自己越来越远。但这几年因为工作熬夜较多,精力是有些吃力,也因为要预防青年心血管病的原因,开始服用阿斯匹林,又没离开耳毒性药物。

  最后,我现在的听力还非常好,尤其是对细微声音的捕捉能力还很强。

  祝好,早安。

 

  附耳毒药物随身卡一张,请有耳毒药物遗传基因的朋友、已经有听力损伤的朋友随身携带



来源:中国听障儿童网 
作者:3388
责任编辑:TY01


版权声明:中国聋人网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非原创内容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帮助听障网友了解资讯之用,若不同意发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谢谢!


相关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