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蜗让我重燃激情,让人生一切可期

  •  
  • 浏览次数: 145
  •  
  • 发表时间:2020-11-17
  • 来源:网络
  • 字体大小:[ ]
有许多网友咨询中国聋人网,犹豫要不要植入人工耳蜗?人工耳蜗有没有效果?今天给大家分享的主人公肖先生,他是美人鱼Q90成人蜗友,曾参加2020年10月人工耳蜗植入者协会举办的首届成年人工耳蜗植入者征文比赛,并荣获一等奖,得奖文章名为《把不完美的人生活出另一种精彩》,本文为得奖原文改编。

 

蜗友分享文字版
 
定义人生
 
俗话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如果这是上天对我的考验,我定不辜负每分每秒,拼尽气力活出精彩!
 
砥砺磨难
 
11岁时,我在北京301医院被确诊为鼻咽癌,治疗的过程中发生了一次骨转移,一次淋巴转移。年幼的我积极配合治疗,加强身体锻炼,同时阅读了大量经典励志书籍,以增加自己战胜病魔的信心和决心。
 
经多次反复地休学、放疗、化疗后,1997年起,我已经完全康复,并于2002年考入了黑龙江大学,取得本科学历,工学学士,现工作于黑龙江某基层法院,2014年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取得了法律职业资格,现已结婚,育有一子。
 
历经病魔蹂躏的我一次次创造着生命的奇迹,虽然我的人生实现了逆袭,但放化疗的后遗症却让我的身体千疮百孔。
 
失去听力
 
2017年春天的一个清晨,我身处的世界一夜之间突然安静了许多,周围熟悉的声音变得那么微弱,像一丝丝游离在空气中的信号。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使出浑身解数去捕捉这些信号,然而一无所获。一瞬间,莫名的恐惧充满全身,我知道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只不过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近二十年来,因头部放疗后遗症的影响,我的听力一直在下降,有时赶上感冒发烧、着急上火也会加快听力下降。一直戴着的助听器,也从普通功率逐渐变成最大功率。这几年下降的尤为明显,双耳的听力损失都已经达到了120dB,直接导致我无法与周围人正常沟通,不能接听电话,看电视也只能看字幕,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和生活,最让我接受不了的是因为耳聋导致我说话发音也越来越含糊。
 
要知道,学生时代的我因发音标准、朗读流畅还曾担任过学校广播员,前几年还参加过由中国聋协举办的首届全国听障演讲和朗诵比赛,分别获得了二、三等奖,万没想到让我一直引以为傲的发音居然也出现了问题,这一次突聋让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为了恢复仅存的听力,我立即住院进行治疗,本来应该安排进高压氧舱,但医生担心我有癌症病史,这种方式会有副作用,因而最终仅进行了五天的点滴配合针灸治疗,效果甚微。
 
出院上班后,领导和同事们跟我近距离交流我都无法分辨清楚,往往要重复好几遍,我再配合看口型才能分辨出来,给我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选择人工耳蜗
 
2019年6月初,不甘放弃的我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再次来到北京301医院。26年前我在这里进行过治疗,给了我生的希望,26年后,我祈祷幸运之神再次眷顾我。
 
在美国耳蜗驻301医院代表任姐的帮助下,我挂好了戴主任的专家号,同时提前做好了包括纯音检测、脑干测听、听力CT,以及头颅和内听道核磁等在内的各种检查。戴主任耐心地听我详细介绍病情后表示,像我这种因鼻咽癌放疗导致的听力下降是不可逆的,他也遇到过类似的病例,可以选择植入人工耳蜗,但手术有一定难度,术后感染的风险比较高,重建听力的效果也是因人而异,让我慎重考虑后再做决定。
 
其实这个结果在我来北京之前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人工耳蜗我之前了解过,还去省医院做过检查,但当时医生考虑到我进行过放疗,担心头骨质酥,手术过程中不容易固定植入体,怕有意外发生,因而并不同意我做人工耳蜗。
 
做还是不做?做了,我或许还有聆听这个世界的希望,但人工耳蜗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不做,任由听力下降至完全听不到,只能靠手语、读唇来与人交流,甚至慢慢地丧失说话的能力,对儿子的教育、陪伴会有很大的影响。犹豫再三,我决定做这个手术,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要试试,我要我的下半生和正常人一样倾听、交流,正常工作、生活,陪伴儿子健康、快乐地成长。
 
下了决心,接下来就是选择人工耳蜗了。国内外的各个品牌的人工耳蜗我都做了详细了解,最终还是选择了美国AB公司的美人鱼Q90,一方面是美国耳蜗高科技含量以及未来更新升级让我再无后顾之忧,而且周围不少听障朋友植入的都是美国耳蜗,反馈效果都非常好;另一方面来自于美国耳蜗代表任姐热心周到的帮扶,整个就诊、检查以及住院手术过程都非常顺利,节省了我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随之而来的6月26日,迎来了我人生中第三次手术,心中已经没有了儿时的恐惧,更多的是坦然。父亲和母亲第三次目送我进手术室,我面带微笑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希望他们不要担心的同时,内心深处更多的是愧疚和自责,这三十多年来让父母再三为我陷入极度地焦虑和恐惧中,为人父后,我更深切体会到了孩子生病后那种担忧、恐惧又爱莫能助的痛苦。
 
三个小时后我已经躺在了病床上,恢复知觉后,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居然没有刀口。因为手术前戴主任曾担心放疗后头部皮下脂肪不够,表示可能会从我肚子上取一部分脂肪填充,肚子上没刀口这个结果,让我产生的第一反应是手术失败了。然而,母亲笑着告诉我,手术很成功,没有取脂是因为头部皮下脂肪够用。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上天待我不薄!
 
接下来的三天就是打针消炎,头部没有明显不适,走动时会有些头晕,晚间睡觉时感觉有耳鸣,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慢慢就消失了。住院第五天拆线后顺利出院,和医生约好8月6日开机,本来医生要求我卧床修养半个月,但得知单位还有很多工作,到家第二天我就瞒着母亲上班了。头还有点晕,走路时还需要扶墙保持平衡,直到坐到办公桌前打开电脑,一切就开始恢复正常了。
 
与声音重逢
 
一个月后,爱人陪我来到北京。开机那一刻,久违的声音化成千万个音符如潮水般涌入我的脑中,一瞬间各种嘈杂的声音充斥在我耳边,让我即兴奋又忐忑。兴奋的是这种强烈的声音刺激感已经有很多年没体会过了;忐忑的是听到的声音很陌生,像极了电流刺激的声音,调机师对我说了几个简单的词语:香蕉、苹果、梨,我依稀能够仅凭听,不看口型分辨出来,医生说这已经是很好的效果了,业内俗称“秒懂”,嘱咐我回去后要多练习、多适应,像我这样的语后聋患者要比语前聋恢复得更快、更好。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努力适应周围的声音,缓缓的流水声、走廊里繁杂的脚步声、咚咚的敲门声等等,这些往日再平常不过的声音,当我十多年后再次听见,那种久违的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同时,我还把日常常用的短语、句子写下来,让爱人和同事们帮助我练习。我的适应能力逐渐加强,一个月后我选择就近在哈尔滨医大一院调机,初次调机后的效果更加明显,我继续加强训练,开机两个月后我和领导同事们的交流更加顺畅,效果比耳蜗植入前要好太多。

 

现在看新闻联播、听小说不看字幕也能听得很清楚,和儿子的交流也不再有障碍,接听电话70%都能听清,这种效果要比我预想的还要好。不过,因为每个人说话的声调、语速、口音都不一样,分辨起来还是有些困难,但我相信,经过我坚持不懈地练习和适应,和普通人一样正常交流、沟通将不再是奢望。
 
人工耳蜗的植入重新点燃了我对未来生活的激情,让我的人生一切可期,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可以顺利地陪伴着儿子健康快乐地成长,让儿子以我为骄傲,我也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成为一名光荣的法官,秉公执法为民解忧,不负韶华,砥砺前行。
 
 



版权声明:中国聋人网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非原创内容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帮助听障网友了解资讯之用,若不同意发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谢谢!


相关关键字: 人工耳蜗 黑龙江 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