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合伙人”:走天涯、追梦想……他们的世界有声有色!

  •  
  • 浏览次数: 356
  •  
  • 发表时间:2021-03-31
  • 来源:网络
  • 字体大小:[ ]
人物一:王文涵、彭飞
 
       带听障人士看世界,8年走遍大江南北

 

  “别心急,再过一个月,咱们就背上行囊出发……”手机屏幕前,王文涵的手不停舞动,耐心安慰着另一端迫切想随他出游的听障朋友,心里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时间的脚步快些,再快些,哪怕前行的路困难重重。
 
  此前,王文涵和搭档彭飞用八年多时间,带着一群和自己同样听障的朋友,探寻西湖的清幽,领略华山的雄伟,感受少林的巍峨……山河壮美,无声胜有声。
 
  他们既是专为听障人士服务的旅游摄影工作室创始人,也是让这群特殊顾客找到人生意义的“生意人”。他们用力奔跑,为改变自己也为改变更多人的生活,努力成为这个城市最骄傲的“合伙人”。
 
  彭飞和王文涵带着队友在布达拉宫前自拍留念。
 
  11年前,王文涵和彭飞,两个土生土长的青岛老乡相识了,地点却是远在千里之外的长春大学。彼时,王文涵是彭飞的班长,外号“王壮汉”。
 
  同窗苦读4年,毕业后王文涵做了广告设计,彭飞从事摄影后期制作,因为工作时间过长且较为拘束,坐不住的他们最终选择成为自由职业者,抱着相机走南闯北。一对搭档,用旅途的快乐弥补着这个世界里无声的缺憾。
 
  彭飞(左)与王文涵在沙漠中合影。
 
  转眼来到2013年初,一次听障朋友聚会上,王文涵和彭飞一边跟大家分享着旅行照片,一边“讲述”冲浪的刺激、滑雪的惊险……大家围坐一起,相互热情地打着手语,表达着对于旅行的憧憬。此时,角落里一个落寞的身影凸显出来,他叫小五,是刚毕业的学生。
 
  王文涵坐到闷闷不乐的小五身边,用手拍拍他的肩膀,见埋头玩手机的小五没有搭理自己,又拍了一下,紧接着向抬起视线的小五捶了捶自己的胸膛,意思是“相信我”。小五这才指了指王文涵的手机,随后指向自己,右手画出一个大大的圈,双手推开,摇了摇头。
 
  手势简单,但王文涵读懂了小五的意思。因为交流不便,大多数旅行团没有针对听障群体的全包服务,外出旅游成了很多听障人士的奢望。他们的世界是无声的,但是他们渴望用脚步去丈量,去欣赏这个世界。
 
  王文涵瞬间萌生了一个想法,还是拍了拍小五的肩膀,捶了捶自己的胸膛,微笑着示意——交给他。
 
  结束聚会,王文涵向彭飞提议带上小五去旅行。没有过多交流,两人当天便与小五接通视频,通知他准备旅行物品。
 
  王文涵带着队友在尼泊尔乘坐热气球留念。
 
  通过王文涵的朋友圈得知这一消息,陆续有人发消息询问,能否带上自己——
 
  “这是小时候,爸妈带我在杭州西湖拍下的照片,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拍过游客照。”孙天给王文涵发来一张微信照片。儿时的孙天跟父母到杭州游玩,人们都看不懂他的手语在表达什么,曾差点跟父母失散。从那以后,孙天再也没有体会过旅途的快乐。
 
  不久,一则新闻越发激起了两人带听障朋友外出旅游的想法——5名聋哑人报团韩国游被弃机场,旅行社竟推卸责任——朋友的渴望和现实的碰撞,让两人一拍即合,发挥专长,注册成立旅游摄影工作室,为听障群体敞开大门。
 
  “谢谢好兄弟,带我打开了看世界的那一扇门。”这是第一次出门旅游后,小五给王文涵发来的微信。
 
人物二:彬彬老师
 
         带出百名听障“托尼老师”

 

  “我会感到自己孤独,缺少人的陪伴。”
 
  “16岁毕业去打工,姑姑说打工太累了挣不到钱,让我学一门技术。”
 
  “我只是不能说话,但我可以让人变美丽,想让大家认识我!”
 
  ……
 
  这是部分听障人士在“彬彬听障人”视频号里吐露的心声。拍摄者叫刘平方,同样是一位听障人士,“彬彬”是他的小名,他是大家眼中的“彬彬老师”——一位有理想、有理念、渴望出圈的理发师。
 
  教听障学员理发前,刘平方(右)先带着学员认识顾客的发质,他希望给更多的听障者一个走上社会舞台的机会。
 
  “针对这种柔软的发质,弧度不能太过,需要下剪的时候更轻一些,要不然造型容易古板。”刘平方正在跟湖北的徒弟阿勇视频聊天。
 
  阿勇年龄较大,手语交流并不能一下子看明白,刘平方示意他不要着急,把手机挂到架子上,转身摆好假发模特,右手握着翘剪,特意将大拇指、食指运动的位置展示到镜头跟前,牙剪轻轻地滑向一缕头发,放慢动作,手一动剪,轻点一下头,示意阿勇看清楚,拿捏好自己的手部协调力度。
 
  视屏另一头,阿勇捶了捶自己胸膛,表示他可以做到,像极了刚学美发时的刘平方。
 
  刘平方1989年出生于青岛胶州李哥庄镇,11个月大的时候,因发烧注射过量药物导致失聪。父母因此受了不小的打击,但丝毫没有放弃对他的教育,高中时将他送到了青岛市中心聋校学习。刘平方不负众望,考入河南中州大学。
 
  2011年夏天,毕业后的刘平方去了北京。尽管失聪,但他想去大城市看看。
 
  刘平方工作前先打理好个人形象。
 
  一件牛仔外套已经洗得有点发白,却很平整。即便收入不高,刘平方也会每天打理好自己的个人形象再出门。“北漂”一年,找一份自己擅长且收入稳定的工作,成了他的“心病”。
 
  2013年3月,一个兄弟约刘平方去福建发展,得知是去学习美发,他欣然接受了这份善意。
 
  刚开始是用假发练习,刘平方经常盯着假发发呆,手里握着牙剪,用的却是翘剪的力度,食指和中指不能很好地勾住头发,一不留神头发就散落下来,必须重新梳理。“咿呀咿呀——”这细小的声音,是刘平方情急之下从喉咙里“扯”出来的。每次遇到难题,这股声音都会出现。
 
  用假发练习成本太高,学员之间便相互当模特。第一次给真人理发,刘平方剪完后手还在颤抖,喝了一大瓶冰镇饮料才缓过神。
 
  为了学到好手艺,刘平方跑了很多地方,但所有的老师都不会手语,这给他造成了很大困扰。听不到老师说话,老师又不明白刘平方想问什么,虽然有时会写出来,但一些专业技法是无法直接用词语表达的。
 
  无奈之下的刘平方也算是急中生智,用手机把老师讲的内容拍摄下来,回去反复看,把关键部位视频截图放大了看,对着练。不懂的问题记在便利贴上展示给老师,老师再将具体操作写在纸条上,给刘平方答疑。
 
  已经足够用心了,但沟通不畅,刘平方真正学到手的东西只有三成,相当于学了点“皮毛”。不甘心的他,又跑到上海、深圳等地拜师学艺。
 
人物三:王园园
 
       人美手巧,牛皮上做“画”!

 

  “哒哒哒……”一位娴静的姑娘手持雕刻锤,不停敲击着皮具上的印花器,由于图案不同,弧度不同,敲打的力度时轻时重,敲打的速度时缓时急,声音清越,像在演奏一首乐曲。午后的阳光钻进窗户,正好照在她的脸上,仿佛一张精美的人物画。
 
  她叫王园园,她灵巧的双手时刻感受着锤具撞击的震动,她明亮的双眼紧盯着皮具浮现的花纹,此刻,她正沉浸在创造美好的时空里,但她,却听不到一丝丝那带着欢快节奏的敲击声……
 
  如今,33岁的王园园已经能够独立构思,设计花样,一点点地在皮革上敲打出精美的图案。
 
工作又黄了
 
  “这是我现在的作品,手工钱包,外面的图案全部是皮雕,我自己一点点刻上去的。”见到王建民老师来到工作室,园园拿起自己的手工皮雕作品,摸着上面的图案,指着桌上的小锤,跟王老师分享着她的小小成就。
 
  下一刻,她又走到工作台前,随意地将头发扎成马尾,安静地坐下,拿出未完工的皮料,为老师演示起来——小锤一敲,食指一抬,熟练地变换着印花器的位置,每到弧线处,将身子向前一倾斜,头埋得更低,手部明显加了力道,青筋在白皙手上分外清晰。圆润的弧线即将完成时,利落地收刀,她又翻找出另一种印花器,起锤,进行下一个图案的刻印,全程没有抬头。
 
  手工包皮质厚,穿线格外费力。
 
  这个手工包已经花费了将近一周的时间,每完成一个图案,她就停下来,坐在角落里,仔细地观察师傅的作品,再去对比自己的作品,认真揣摩每一个细节,大到轮廓线,小到针脚。
 
  每件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也拥有独一无二的人生。8个月大的时候,园园因药物过敏,从此失去了倾听这个世界的机会。也许是上苍在补偿这个长相精致的姑娘,除了让人不太相信她已经33岁,还赋予了她一双灵巧的手。
 
  “他们只是听不见,没法说话罢了。其实他们很用心地学东西,掌握技术非常快。”王建民是园园在青岛市中心聋校读书时的老师,虽然从学校毕业十多年了,但园园一直与老师保持着联系,老师也关注着她的成长。
  
  已经完工的皮雕腰带。
 
  在包装厂上班的时候,双手总是沾满胶水,为了避免伤害指甲,手指包了创可贴,可一到冬天就手痒难耐,园园经常忍不住挠破了皮;做美容师的时候,顾客做面部保养闭着眼睛,无法看她的手势进行交流;在档案室整理资料,因为沟通不畅,拿错信息员提取的资料……园园毕业后从事过许多份工作,但时间都不长久。
 
  尽管笑容甜入人心,但是无法和常人交流,这让她少了一份自信。很长一段时间,园园把自己关在了家里。
 
  “我那个时候是很难过的,因为换了好几份工作,一直都干不久,最主要的,都不是我喜欢的。”园园抿了一下嘴角,一脸失落。
 
食指变粗
 
  “他是我每份作品的第一个欣赏者,每件作品的进度,我都会拍照发给他。”提起许良(化名)来,园园的眼睛“冒”出了微笑。谋生很幸苦,但有了欣赏者,一切就不同了。
 
  两年前,通过微信,园园结识了许良。小伙子也是幼年失聪,从东北来青岛14年,干过理发学徒、搓澡工、临时工……最后通过学习文身技艺,创办了自己的文身工作室。

 

  园园用一周时间做完的手工皮雕钱包。

 
  “人长得漂亮,手工一定也做得不错。”许良亮望着园园,目光温柔。跟身边的朋友商量后,他推荐给园园一份既会喜欢又能擅长的工作——皮雕。
 
  得知上门学习皮雕的姑娘是听障人士,迷虫皮艺工作室的赵玉彬没有拒绝这份求学的心,痛快地做了园园的赵师傅。
 
  虽然曾经在聋校学习过三年的工艺美术,但学习皮雕的过程并没有园园想象中那么简单,需要练习掌握很多刀线手法,考验的是人的耐力与手部灵巧程度。皮雕使用的工具种类繁多,不同花纹和大小的印花器就足有上千个,所有的浮雕效果都要借助它们来实现,每个印花器刻印图案需要的力度也不同,想要熟练掌握,只能通过不断地敲打,磨合力度,对比效果。
 
  刀线也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每天,园园都早早来到工作室,开始一天的皮雕练习,认真挑选大小合适的皮革,在雕刻前用水适度湿润,使其膨胀变软,再用手抚摸判断皮革的可塑性。紧接着,园园流畅地在皮子上划出轮廓,然后练习180度的左弧和右弧。
  
  王园园最常用的工具。
 
  割这种弧度需要注意的是刀和皮子的垂直变化,园园特别注意手部的起刀和收刀,弧度要圆润,转刀要均匀。起刀要重,收刀要轻,稍不留神就会划坏皮子,每块皮子的造价都不低,进口植鞣皮每尺五十块钱到两百元不等,每块皮子的颜色、纹路也都不同,一旦刻坏,损失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元,当学徒收入不高,园园为此特别上心。
 
        一锤锤下去,划过时光,园园的右手食指明显变得粗糙了,骨节要比其他手指稍微宽一些,但每次收工后轻轻擦拭着皮具的花纹,又仿佛忘掉了手指上的酸痛。
 

来源:大众报业 半岛新闻



版权声明:中国聋人网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非原创内容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帮助听障网友了解资讯之用,若不同意发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谢谢!


相关关键字: 青岛 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