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唇读术语的演变

  •  
  • 浏览次数: 783
  •  
  • 发表时间:2013-11-22
  • 来源:网络
  • 字体大小:[ ]

  唇读术语的运用在国外主要有四种表达:lipreading(唇读),peechreading(视话),hearing by eye(用眼来听),visual hearing(视觉来听),Visual listening(视觉倾听)。
  最初运用的术语为lipreading,应用最为广泛且被大家接受。但有的研究者(如Pauls)为强调唇读过程中不仅仅只是观看讲话者的双唇,还有他的面部姿态与表情,觉得用speechreading更为准确。
  另一方面,有的研究者(如Mason)认为讲话者可辨别的语言运动不仅仅涉及双唇的运动,而且包括面部肌肉之间的相互作用传达讲话者内容时所包含的情绪状态,应用视觉倾听(visual hearing)。而有的研究者提出,视觉的倾听(visual listening)可能更适合。下面具体阐述这几个术语之间的关系。
  一、唇读
  “唇读”源于“1ipreading”的直译,主要是指通过观看讲话者的口形来理解讲话者的意思,“lipreading,是较好的运用的术语且一直从20世纪初使用到20世纪30年代,可能甚至更长。从“lipreading”的表述来看,在读(reading)的范围上主要强调的是双“唇(1ip)”,即通过语音发音的唇部表现来识别语音,进而理解讲话的内容。这样就将唇读更多定向于语音的发音运动技能,而不是一种综合的语言理解技能。然而,根据聋人实际的唇读经验,仅仅依靠双唇的运动很难区别一些同音字,以及发音不同但唇形相似的音素,因此要顺利地通过唇读理解讲话者的讲话内容,还需要借助其他的诸如面部表情等的辅助。
  二、唇读术语——视话
  为了强调唇读是一种综合的语言理解能力,20世纪30年代以后,大量教师竭尽全力将“lipreading”更改为“speechreading”。因为“speechreading”被一些人认为是一个新术语且通过有影响力的组织强加给我们。这个组织是美国言语与听觉协会(American Speech and Hearing Association),有趣的是该组织首先在19世纪60年代或70年代早期就运用了这一术语。
  福勒(Sarah Fuller),早期作为重听成年人的教师,出版了一本名为《唇读:自我教学指导》(Speech Reading:A Guide for Self-Instruction When Trained Teachers are not Available)。随后贝尔(Alexander Melville Bell)撰写一本名为《唇读与发音教学》(Speech Reading and Articulation Teaching)的书。“speechreading”取代“lipreading”说明了唇读的过程不仅依赖于口形,而且牙齿与舌头的可视性在唇读中也显得很重要,口部周围的面部表情动作同样有利于语言感知。宋鹏程在《论聋哑人的语言》中结合自己的体会谈到:tc讲话时表情和手势配合较适当,有助于对口形的理解。”
  三、唇读术语——用眼来听
  “lipreading”与“speechreading”这两个术语并没有体现出听障者语言理解的视觉功能属性,而不是听觉的功能。因此,Mason在1943年尝试运用术语“visual hearing”,它很好地体现出了听觉障碍者语言的理解是眼睛的功能,而不是耳朵的功能,可谓达到了一箭双雕的效果,既强调了语音的特性又强调了心智的作用。尼科斯(Nichols)和斯蒂文斯(Stevens)1959年指出了消极的听 (hearing)在口语信息的接收与保持方面并不是理想和最有效的方法。
  他们强调倾听(1istening)是一种习得的技巧,他们的研究发现倾听过程中涉及特定的因素作用,它们包括听者的词汇量、理解能力、推理能力、特定兴趣等。1987年多德(Dodd)和坎贝尔 (Campbell)合编出版的第一本集中研究听觉正常人而不是聋人唇读应用的心理学著作《用眼来听:唇读心理学》(Hearing 6y Eye:The Psychology  of Lip-reading)运用的术语既包括了“hearing by eye”,也包括了“lip-reading”,1998年坎贝尔和多德等三人合编出版的《用眼来听(第2卷):唇读与视听语言心理学的新进展》(Hearing by Eye Ⅱ:Advances in the Psychology of Speechreading and Auditoryvisual Speech)将术语“1ip-reading”改为了“speechreading”。
  四、关于国外唇读术语演变的总结
  从上述对几个术语的分析发现,“唇读”(1ipreading)更多强调的是动觉认知,即根据语音的发音运动来进行语言理解,“视话”(speechreading)更多强调的是语言认知,即强调其是一种综合的语言理解技能,“用眼来听”(hearing by eye,visualhearing,visual listening)更多强调的是一种视觉语言认知活动,其不但包含了前面所述的动觉认知、语言认知,而且强调其是视觉的功能,而不是听觉的功能。
  今天,speechreading与lipreading这两个术语被用来描述观看讲话者口形与面部表情和获取讲话信息内容的能力。Nitchie将唇读(speechreading,lipreading)定义为“通过观看讲话者的口形运动来理解其思想的一种能力(这与A?G?Bell早期使用的定义基本相同,他将唇读定义为“通过观看讲话者口形来理解其中思想的一种能力”)。1ipreading运用得更多。几乎每个人都听说过lipreading且知道其意旨在观看KI形以提高综合理解能力。总的来说,speechreading仍然不能被大众所理解。本书的一位作者让一名大学生选择其唇读班级因为他认为该名大学生将正存阅读极好的口语!这名大学生听说过lipreading,而不是speechreading。
  新的术语“speechreading”更清楚地阐明了,唇读的过程,即唇读者观察讲话者双唇、下巴以及舌头的运动以及讲话者的面部表情。而术语“1ipreading”意味着仅仅观察双唇在日常生活中这两个术语经常相互通用。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TY01


版权声明:中国聋人网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非原创内容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帮助听障网友了解资讯之用,若不同意发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谢谢!


0
相关关键字: 国外